Emma King

我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这件事情,我以为我会更坦然的。其实我早就不怎么爱他了,说到最后不过是年少时的执念与幻想。
然后汲汲于告诉世人,你看我多长情,可以爱一个人十年又十年。
W先生之于我,是情窦初开时的白月光,是我无处安放的豆蔻年华的红玫瑰。
即使后来的我,见过更好的风景,更美的花,厮杀的世界里有太多太多的新鲜的笑容,可他,还是不一样的。
每年的8月24号是他的生日,我都会祝他生日快乐。十年来,年年如此。我说,我写到你结婚,等你有别人陪你。
那一天,终于还是来了。
2017年的我,在这一年了,学会失去很多东西,开始习惯很多不一样的事情。
那些我们曾以为理所当然的事情,理所当然的人,理所当然的回忆。
2011年前的我,QQ空间里的说说文章全都是关于他的。我将我的少女心事,我的爱而不得,全都加诸于他,我会唱他的每一首歌,我看过他的每一部电视剧,我记得他的每一场演出。
我好遗憾,不曾抱过他,告诉他,谢谢你,完整过一个女孩的青春。

我快要21岁了,不再是那个12岁的任性小姑娘。可成长这件事,向来抽丝剥茧的痛苦。

我学会体面地告诉别人,我喜欢你,哪怕没有结果也没有关系。我学会习惯,生活中不一样的人,那些熟悉的回不去的过往。

其实,我还是喜欢10年前的夏天,那是我初见你的模样。

汪先生,愿你愉快。

如果你在今年的生日前结婚的话,我就不等你了吧。


评论

热度(6)